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 > 罗格马森 >

亵渎的作品评论

发布时间:2019-11-26 22: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合格的小说应有流畅的文笔和完整的人物、情节与环境。出色的小说在此基础上,还要拥有自己的‘灵魂’。从读者的角度讲,小说的灵魂就是作者在文字之上想要表达的东西。它可能是一种贯穿始终情绪,或者是一种富有戏剧性的冲突,也可能是一处引人遐思的场景,异或是一次独特的经历。具有自己的灵魂小说,便不再只是单纯的文字堆积,而是思想的载体。

  认知哲学认为世界观是知觉的基础架构,通过这种架构,个体可以理解并世界并与之产生互动。它以一般化的知觉,来描述有具体化的存在(1)。简单的讲,世界观是位于历史时代,社会形态,知识层次,民族,语言,文化,伦理道德之上的,一种属于全人类的共通性。

  为什么说世界观是长篇小说的灵应是作者独特世界观呢?这要先从长篇小说的特点说起。

  从篇幅上讲,字数在六万以上的小说都是长篇。然而出色的长篇,绝不是那些结构松散、思想浮躁的注水文。艺术是对生活的提炼,好的小说既要有统一的主题也要有紧密的结构。中短篇小说往往会选择一个巧妙的角度描述生活中富有戏剧性的片段,以求突出其所要表现矛盾冲突。只有当这些矛盾冲突塞入中短篇已经过于臃肿不堪时,长篇才有了它存在的理由。

  《欢乐》的作者莫言认为长篇作家要有“长篇胸怀”——“胸中有大沟壑、大山脉、大气象之谓也;要有莽荡之气,要有容纳百川之涵。如此才能不流俗,不拘束,不沉迷,才能写出大时代的庄严气息。”换句话说,长篇小说当有其贯穿始终的灵魂,这灵魂就是作者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长篇作者只有通过对自己灵魂的拷问,才能写出震撼人心的鸿篇巨制。

  幻想文学是对现实世界的投影,用世界观的概念来考较幻想小说的思想性也许并不合理。但是,好的幻想作品也应当有贯穿始终的灵魂。这种灵魂应当同样大气磅礴,震撼人心。烟雨的作品背后是否具有这种贯穿始终的灵魂呢?

  就是这天,也有雨露风霜,也有四季分明。这地,也有山川湖泊,也有地脉龙气。

  “世人诸多强者,无非是由力量而技艺,再由技艺而力量。正有观树是树,观花是花;观树不是树,观花不是花;以及观花还是花,观树还是树三重境界。其实返璞归真,万流归宗,依然是徘徊门外罢了......”

  “我订的规则,我当然可以改变它。就算你规则掌握的再好,只要威胁到了我的存在,我就会设置一套新的规则来限制你,束缚你,直至绞杀你。”

  棋盘是一个寓言,凡人就如同棋盘上的棋子。强者如“后”,是规则下力量极至的体现。而诸神卓立于棋盘之上,摆弄着众生的命运。

  罗德里格斯却是这么一个敢于挑战神权的凡人。早已达到了力量极至的他,不愿苟活,用自己的生命造就了规则的挑战者——罗格。

  在罗德里格斯的身上,我仿佛听到了那被吟唱了千百遍的话语:“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罗德里格斯的死,在罗格的心中埋下了反抗的火种,这火种不断灼烧贵族恶少那原本麻木的灵魂。顺从还是反抗,成了根植于罗格灵魂烙印中的一对矛盾。矛盾的双方不断相互激斗着,绞杀着,随着罗格命运而高低起伏的变化着,其间有情谊,有权谋,有背叛,有旖旎,更多的则是痛苦和无奈。

  他不再多言,只一把拔起死神镰刀,然后双足用力踏下,人已如电般冲上天际,飞向了天界之门!

  罗格紧握着死神镰刀,身周不住喷发出无形的火焰,转眼间已化作一颗燃烧着的星辰,穿越了那尚未成型的伟大存在,然后迎着无以计数、羽翼之辉已汇成天河的天使,逆流而上,呼啸着冲入了天界之门!

  我不承认那蛇足一般的终章,罗格的故事在审判日结束的时候已经收场。堕落的天使撕碎了自己的翅膀,华丽的奔向毁灭,血淋淋的悲剧结局,如此而已。

  对奇幻小说来说,规则是架空一个世界时首先考虑的问题。规则确立后,维护和反对它的双方便成了相互对立的两大阵营。两大阵营之间的争斗也就成为了小说的主要矛盾,情节由此展开。

  《亵渎》的世界可以划分为凡人,强者,神三个等级。天界诸神掌控万千位面,遵循天界守则,于各位面攫取信仰之源;强者实力强横,但是受限于位面规则,通过国家宗教等体制统治着凡人;凡人是最底层的存在,没有权利,只作为高层的“食粮”。三者在实力上存在着绝对的差距。

  西方几百年的民主进程无时不刻不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身份平等的基础是实力的相对均衡。没有对等的实力作为保障,就不可能有相应的地位。在《亵渎》这个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中,实力上的绝对差距,决定了其等级制度必然是森严的。任何越级挑战的尝试,只能被残酷的。

  作为三级最底层的民众,残酷的现实早已使他们麻木。当麻木逐渐成为习惯,习惯了也就成了一种幸福。众生如狗,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狗。

  强者在力量和技巧的掌握上有着自己独到的地方。和凡人比他们是强大的,他们甚至可以凭一己之力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他们在帝国、教廷或者其他的实力团体中起者中坚作用,对诸神来讲他们是统治位面的工具。然而诸神需要的只是工具,当工具违反了主人的意愿的时候,就会被无情的抛弃。

  高台上的教皇似是在喃喃自语,然而奇怪的是每个人都听到了这句话,一个字比一个字的声音更大,到了最后几字,竟是一股极大的声浪在广场中回荡着。

  教皇站了起来,在一瞬间,似乎所有的高楼都在这个瘦小枯干的老人面前矮了一截。

  “主创造一切,主掌握世间,主说要停止,就不会再向前。”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来教皇那洪大无极的语声!

  奥菲罗克也凝定在空中,还保持着振翼飞行的姿势,埃丽西斯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只有教皇的声音还在继续。

  世界恢复了色彩,一切又开始运转。然而奥菲罗克身上闪耀的金色斗气却迅速褪去,他身子向下一沉,羽翼急速的扑动着,这才维持着空中,挣扎着向埃丽西斯飞去。

  奥菲罗克的羽翼突然有如千斤之重,再也挥动不起来。他拼命挣扎,与庞大无匹的魔法力量抗衡着,无数细小的血丝从他的皮肤上溅射出来。

  奥菲罗克一声惨叫,无数黑色的羽毛从他的双翼脱落,漫天的血雾中,那幅黑色的羽翼竟然一点一点地被剥落下来!

  奥菲罗克的双翼被彻底撕裂下来。两道紫黑色的血液标上了天空。他眼中的光彩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烈焰已经扑上埃丽西斯的身躯,她的黑袍之火焰中化作了飞灰奥菲罗克眼中亮起最后一点火焰,他的身躯突然向上一升,划过了一道弧线,投入了烈焰之中。

  黄金狮子败了,他和他的爱人埃丽西斯一起在烈焰中化作了炼狱天使雕象。站在位面力量顶峰并亲手击败了黄金狮子的教皇当时会作何感想?身为其导师看着心爱弟子堕落的血天使心中又是怎么想的?看破了红尘的教皇也许会更加麻木,麻木不仁的血天使也许会因此颠醒。或者什么也不会改变,即使改变了,也只能深埋在心底。

  有平衡就有失衡,有规则就有反抗。当一本书选了绝对的强权作为规则的时候,也就注定了其矛盾冲突是激烈且不可调和的。压制越沉重,对它的反抗也就越发强烈。

  然而只有这些尚不够支持起一部长篇。长篇小说中的矛盾不应仅仅是善与恶公式化的对立,它应该是嘈杂的,是多元化的。

  圣洁而愚蠢的光明教会,瓦解于内部的联盟,自私且无耻的天使,胆小而勇敢的格利高里,温柔而冷酷的风月,强大而卑微的不死君王,以及凤蝶对罗格的感情,罗格与风月的关系,圣骑士与魔族公主的结合……从一开始的死灵法师单挑圣殿,到圣骑士为魔族公主叛出教会,而至高神直接领导的光明教会居然会为罗德里格斯的传人洗礼祝福,甚至整个精灵族的希望居然会是一个杀死神使的人。”

  《亵渎》正是这么一本嘈杂的小说。圣洁与愚蠢,结盟与背叛,自私与无私,卑微与高尚,冷酷与温柔,强大与懦弱,爱与恨,亲与疏,神与魔,信仰与愚弄,红粉与骷髅,种种矛盾的错综复杂的对立绞杀间,小说的艺术魅力挥洒的淋漓尽致。

http://bolsapolis.com/luogemasen/80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